快捷搜索:

发展订正委防气荒,中国原油集团筹算统黄金年

如果将未来的工业用和非工业用天然气合并,并且对电厂、化工厂等大型用气单位实行可调节、可中断、鼓励使用多种能源的话,那么到了冬季,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国内民用天然气供应不足的问题。 中石油集团一位内部管理层近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中石油希望调整定价方法,即将现有的工业用气、民用气等按用户来定价的模式改为统一定价。 期待工业民用气合为一体 上述管理层说,目前中石油向两大类用户供应:一是直供用户,二是当地管网。 直供用户目前包括了河南某铝业公司、金陵石化等少数企业。“我们也给苏州管网、上海管网等供气。这些管网公司下面还有上百家的用户。” 该人士谈到,对于天然气的定价方法,今后的走向可能会是“不分类”,即取消工业气、商业气和民用气。 目前,燃气用户的分类繁多。比如上海地区的工业用户就分为管网公司直供的工业用户、城市燃气公司供应的工业用户及营事团用户等,总计10类,每类的天然气价都不同。除此之外,还有民用燃气的用户,一些地区还对化肥企业制定了优惠用气方案。 “未来不一定要区分工业和非工业用气,大家的基础价都一致。”该人士称,虽然不区分需求方,但也应有“是否可中断、是否可以调节”的区分。 假设对一家电厂的天然气供应可以中断或者可以调节的话,作为上游企业而言,负责的输送成本将会降低。 谈到“可中断”,该人士举例说:比如一个电厂一年使用5亿立方米的气,但在冬季时该电厂用户可以停下来,中石油会减少采气、存气的成本。 否则冬季时中石油既要供给电厂,又要保证居民用气,那么在天然气储备上可能会做一些不必要的投入。 所谓“可调节”,则是指当天然气需求较高时,电厂不一定选择停用气,它可以降低50%的天然气使用量,用第二燃料来补充。 “使用天然气的电厂可以算算,它4个月用重油、8个月用天然气的能源成本,说不定比12个月全部使用天然气更低,而且也减少了供气和运输的成本。”该人士设想道。 他还谈到,现在的天然气统购统销模式使中石油对某些终端用户的用气情况掌握不全。 “中石油先供应给某个城市燃气公司,燃气公司下挂着电厂。虽然该电厂可能有每年5亿立方米的使用量,但其是否使用了5亿立方米、用气高峰时该电厂是否停下来,中石油并不清楚。” 但如果中石油能直供的话,那么使用情况则一目了然,这种做法更加公平公正。 当然该人士也称,在不分居民和非居民用气的情况下,如何对困难用户进行补贴也很重要。 中投证券研究员芮定坤表示,实行统一定价、不给优惠的做法可能给化肥企业带来一定困难,毕竟以前化肥企业所享受的天然气价格较便宜。 海外气价与国际原油价格直接挂钩 不管未来工业和民用气是否会真的合二为一,天然气价的继续上涨趋势将更加明显。这与海外天然气的定价机制有关。 我国已有来自土库曼斯坦的海外天然气。 此前本报曾报道,从土国引入到中国国内边境的气价估计为2元/立方米左右。 前述中石油管理层指出,一般而言海外天然气价与原油价格挂钩。 “首先,买卖双方会确定一个初始定价,比如按60美元来确定。也有按50美元或者35美元来定的。但国际通行的做法是在60美元/桶的价格上。但我不能说我们的定价细节,这是保密的。” 他表示,随后再于初始定价上继续乘以70%或者80%左右,这就是海外气的价格。 但国金证券研究员刘波表示,由于海外天然气价有可能随着原油价格的变化而变化,因此在国际原油价格高企时,气价也会提升,这对于需求方来说就不利,可能会导致中国国内天然气价的进一步上涨。 这种可能存在的上涨趋势,是基于我国现有的天然气供应模式而来的。据记者了解,不管是海外气,还是陆上气,都会通过西气东输管道混合,再送到用户手里。因此,未来的终端气价肯定是取决于国内和国外两个气源成本。 此前的6月1日,就因为国内天然气价偏低,因此发改委对陆上天然气出厂基准价做了提高,提价幅度为24.9%。 刘波也指出,海外气价与原油价格挂钩也存在有利的一面。在原油价格比较低的情况下,需求方也可获得便宜的天然气产品,这对国内天然气的整体涨幅会起到很好的抑制作用。

天然气价格改革已经箭在弦上。“我们将尽快理顺天然气价格。”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局长赵辰昕向记者表示。但是,他未就民用天然气价格是否会上涨做出答复。 不久前,中石油高层人士透露,曾多次向国家发改委以及相关部门进行反映,改变目前的价格双轨制,希望民用气价格和工业供气价格实现统一。“每户每月也就多掏10元钱。” 此外,另一存在的价格问题是,进口天然气价格要高于销售价格,中石油进口天然气价格一直处于亏损。 气荒源头的价格差 2017年冬到2018年春,天然气供应忽然告急,国内出现了少见的气荒。 2017年11月,河北省决定启动全省天然气需求侧管理机制,随后全省天然气供应橙色预警,天然气供应出现严重紧张,缺口达到10%至20%。 当时,一家世界500强企业设在河北的工厂已经处于停产状态。 中石油一位高层向记者表示:“天然气紧张的主要原因是,前五年,天然气需求增长为每年5%,2017年天然气需求增长了20%。这个差距体现出天然气供应跟不上。” 该人士总结天然气供应缺口的问题所在:“大量使用天然气,是加强节能减排的主要措施。” “更重要的是,我们的管网不完善,储备跟不上,分布差大,冬季天然气需求最大的时候,是8亿立方米。”该人士进一步称,中石油这段时间保持每天6.5亿立方米的供应,最紧张的时候,“北京每天需求1.4亿立方米”。 而夏季时,北京用气最低只有每天2000多万立方米,“天然气储备设施缺乏,管网设施不完善,这些峰值差,无法去克服”。 对于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这样的企业而言,另一个压力来自于经济效益。 “目前,政策上还有不适应的地方,我们有1000多亿立方米进口天然气,进口天然气是亏损的。中亚气项目进口天然气每立方米亏0.94元,LNG每立方米亏1.19元。”前述中石油人士表示。 此外,该人士还指出了目前价格双轨制对供应造成的影响。“现在民用气和工业供气每立方米差4毛钱,民用气价格比工业气价格便宜。”他透露,“去年12月,天然气供需最紧张的时候,我跟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经常忙到深夜,我向他们保证,保民用。” 但是,“价格双轨就容易形成与民争气,把民用气放在工业上,赚价差,与民争气”。 破解价格双轨 前述中石油高层人士还向记者表示:“我给几个部门写了报告,这个问题的核心是,双轨制并轨以后,能不与民争气,可以把民用气价格上涨,一个家庭每月增加10元。我们在两个省搞了试点,试点是成功的。” “我们将尽快理顺天然气价格。”赵辰昕向记者表示。但是,他未就民用气价格是否会上涨做出答复。 此外,赵辰昕在发布会上表示:“国家发改委积极推进天然气价格改革,充分发挥市场调节作用,缓解天然气供需矛盾。” 据了解,此前,国家发改委组织三大供气企业与地方在4月底前签订供用气合同。 “根据合同来保障需求,能够提高天然气供应保障工作的精准性和有效性。及早签订合同,也有利于供气企业统筹规划资源安排,有效降低生产采购成本。同时,以不同形式的合同文本来区分可调节用户、可中断用户和不可中断用户,明确重点保障的需求、可调节的需求和可中断的需求,制定差别化的气量、价格等条款,可以更有针对性地保障供用气企业的合法权益。”赵辰昕表示。 多项保供政策出台 “我们的政策配合有关部委正在研究,做今冬明春的天然气计划,我相信,只要我们把工作跟上,相关部门会重视供需矛盾的处置。”前述中石油人士表示。 据了解,中石油提出过多项解决气荒的方案,其中包括开发气源和官网建设。国家发改委方面表示,下一步要重点加大国内气田勘探开发力度。 “我们协调推动相关资源地区积极为企业勘探开发、新建产能创造条件,支持企业加大勘探开发投资量和工作量,加快推进煤层气、页岩气、致密气等非常规天然气产能建设。”国家发改委方面表示。 中石油方面则希望这一环节有更多的税收优惠政策。 据了解,中国页岩气开采地质条件复杂,壳牌明确表示退出中国页岩气开发,随后中石油与BP进行合作。 此外,国家发改委批准加快开工建设了一批储调项目,推进了一批管网联通。其中包括:曹妃甸LNG接收站储罐扩建、天津大港LNG调峰应急站、文23和长春地下储气库等一批具备条件的储气设施项目已经开工建设;中石油陕京四线增压增输改造、中石化广西LNG接收站与中缅管道联通、中海油广东区域内LNG接收站与西二线联通等重点互联互通工程。 “我国只有72亿立方米天然气储备能力,储备占销售的4.7%。而全球的天然气消费大国,调峰能力在10%到12%。我们连一半都不到。”中石油人士表示。 目前,大量的商业储备设施正在建设。此外,国家发改委近日公布《关于加快储气设施建设和完善储气调峰辅助服务市场机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国家能源局油气司司长刘德顺表示:“我们在《意见》中指出,一方面积极构建辅助服务市场,支持企业通过自建合建储气设施,租赁购买储气设施或者购买储气服务等方式,履行储气责任;另一方面,坚持储气服务和调峰气量市场化定价,坚持储气设施建设的运营成本有合理的疏导,有回收的途径。此外,我们还积极争取了相关的财税支持政策。”

本文由新萄京81707com发布于农业综合,转载请注明出处:发展订正委防气荒,中国原油集团筹算统黄金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